红钩绕圈赛

这个比赛为众人所爱,因为紧身骑行服是绝对主力,纯粹的腿部力量是加速和减速的唯一动力。没有刹车,没有问题。为了颂扬红钩赛所带来的乐趣,我们的设计师被赋予了为每一个红钩赛所在城市定制自行车和装备的使命——布鲁克林、伦敦、巴塞罗那和米兰。

红钩绕圈赛

米兰 NO.7

米兰不止是一场红钩赛的举办地,更是对设计师和普通人来说都充满灵感和鼓舞的地方,建筑、艺术——你随意举例。就设计师Erik Nohlin来说,这座美丽城市带来的最好的东西并不是Prada、Armani,Dolce & Gabbana或者Kartell,而是Ettore Sottsass,“设计界唯一真正的朋克风格艺术家。”从未听说过Sottsass?那就先来听个课,因为要理解Nohlin的红钩赛车队版Allez系列你必须首先了解那个点燃灵感之火的人。

Ettore Sottsass是一个意大利建筑师和设计师,1981年在米兰成立后现代主义艺术家团体,称为孟菲斯集团。在之后的几十年,这一群体重塑了设计领域,打破所有的规则、 质疑一切,把设计界搅了个天翻地覆。他们特定的设计风格引起的反应和朋克音乐类似——让一些人激动不已,也同样让其他一些人强烈厌恶。《旧金山纪事报》的一篇文章曾经总结了孟菲斯是“往往是五彩缤纷的颜色和材料,几乎淹没了艺术品的原意,就像Bauhaus和Fisher-Price之间的碰撞结合。"

你是否同意这种这样的评论可能会有争议,因为从 Nohlin 的视角来看,"任何打破陈规的都是我的朋友,而Ettore一直是我工作中的一个灵感来源,有一点点是他过去实际的作品,更是他的哲学思想、 方法和好奇心。"这就是RHC Milano系列自行车、 头盔、 服饰和鞋的起始点。

我想让公众到看这车的时候会想“这特么是啥?” 就像我第一次在艺术学校看到 Sottsass作品的反应一样。

Erik Nohlin, Scandinavian Rule Breaker

“在红钩赛的早期阶段︰ 米兰系列的设计过程中,"Nohlin解释说,"我研究了Ettore给世界贡献的大量作品,并决定了我的作品将会向他和他辉煌遗产的致敬。非常感谢他带来的灵感,以及让产品的设计对我们来说不那么无聊。正如 Nohlin 所说,Ettore 是"有史以来最重要和最有影响力的设计师、 建筑师和艺术家之一"。

"作为一名设计师,孟菲斯向现状竖起中指的方式给我很大的启发,"他继续说道,"通过简单地享受更多乐趣,同时突破边界,Sottsass能创造这么多的混乱,人们别无选择,只能喜欢他,主要是因为他令人感到不安和困惑。”

“我自然有一个更斯堪的纳维亚的设计方法。低调,自然,形式服从功能,等等等等。几乎与Sottsas后期作品的出名风格相反。“对于自己Nohlin如此描述:”我内心当然很享受Sottsas型的乐趣,在这个设计过程中释放一些出来令人耳目一新。致敬Ettore是一份俏皮与怪异的概念,我希望能真正遵循他打破陈规的同时享受一切乐趣的风格遗产,并且最终创造更多的困惑。“

Allez-Allez车队的Colin Strickland和Aldo Ilesic将在HRC米兰站使用Nohlin创作的系列,并准备加入他们的自己的一点朋克态度,混淆竞争对手,将比赛搅得天翻地覆,就像已故的伟大Sottsass想要的一样。


红钩赛:巴塞罗那

红钩赛

巴塞罗那

“一片混乱之中,一定隐含着机会。”

虽然孙子可能并没有参加过死飞车比赛,但是这句出自孙子兵法的名言可以很好地形容置身于红钩赛大集团中的体验。这是一场疯狂的活动,各种色彩闪过身边,似乎每一个车手都想要脱离出去偷走胜利。这里有大把的机会——你只需要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进攻。

“我称之为赛道迷彩”Specialized工业设计师Brian “Swiz” Szykowny如此描述他的RHC巴塞罗那设计主题——一个鲜艳的迷彩,犹如比赛本身一样混乱。“这令人迷惑,它可以融入其他所有人疯狂的配色,但是它又独树一帜。即使你混迹于大集团当中,你的队友需要找你的话也可以在一英里之外看到你。

在绕圈赛当中,你必须要随时能在场内找到你的盟友。

“我找了一些‘孙子兵法’的经典语句来放在这里,因为绕圈赛就很像一场战斗。”他解释了自己在Colin Strickland和Aldo Ilesic(我大闪电加油)的衣领内侧引用这句话的原因。“一片混乱之中,一定隐含着机会,我们公司的情况也有点相似。”

红钩赛车是我做过最具挑战性的遮罩项目。它有16层油漆,需要6个不同的遮罩,所以它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遮罩工程。

Brian Szykowny

红钩赛巴塞罗那主题的车,骑行服饰,头盔和鞋子旨在创造“藏在眼前”的感觉,但是赛道迷彩并不仅仅是随机的形状组合。在确定设计的过程中,Szykowny结合了三款不同的军用迷彩图案:两款德国的——东德雨滴式迷彩和悬铃木迷彩——第三款是几何切割迷彩叫做M90。为了致敬西班牙艺术家高迪和他的马赛克风格,Brian将这三种迷彩混合在一起,创造出一种狂野奔放的色彩爆炸。一言以蔽之,招摇。

“刚开始的版本更加复杂一些,在修改的过程中我们将它处理得更柔和了。”Brian进一步解释他是如何选择色彩的。“这里面有一些色彩理论。有一些三合一色,他们在色盘上能够互补。最终,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加入了蓝色,与橙色互补。”

颜色的问题——或者说这里面的挑战——永远会是将它们全部放上车所需要的繁重工作。“这样的涂装是很昂贵的,但是我也确实希望给油漆房来点儿挑战。”

看着油漆房里的幕后照片,看起来他愿望成真了。

红钩赛:伦敦

红钩赛

伦敦

如果你把英国的皇室,白金汉宫,以及皇冠,并且将它们与爱丽丝梦中的仙境和一堆纸牌混合会得到什么?一组准备着在红钩赛伦敦站带来顶尖表现的产品(车、骑行服饰、头盔和鞋子)。

Specialized鞋类设计师Jon Takao开始构思这套伦敦主题的红钩赛项目的时候,他刚开始的时候专注于城市本身,以及人们会识别出的地标。但是随着过程的推进,他很自然转到了白金汉宫的大门以及皇室。皇家珠宝的元素以及黑色和金色的宫门也被加入了车和鞋的设计。最后的点睛之笔在Takao开始思考在红钩赛的紧张赛制中比赛是怎样的体验之时显现了出来。

“我开始思考比赛的问题,有一半的时间里那是一次豪赌。比赛本身就有运气、位置以及蒙蔽对手的成分。”Takao说道。在“一场豪赌”的大方下之下,Takao很自然地选用了皇家同花顺并将它应用到原本的概念中。选择了国王作为骑手象征之后,他开始研究详细的设计元素,在这个过程中他找到了集合中的最后一环——它将会让主题圆满。

“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皇后的守卫在玩牌,所以这成为了全套装备的灵感来源。”

黑色和金色的车身(带有反光点最,将会在相机闪光灯的照射下折射出耀眼光芒),装备的激情程度和大胆采用皇家元素的鞋子,Takao创造了一套适合国王的产品。

我提取了白金汉宫大门的花纹,将它们做成反光的放在车上。我在皇家珠宝中找到了一把剑的图案,这就是接口周围花纹的来源。

Jon Takao


红钩赛:布鲁克林

红钩赛

布鲁克林

第一场红钩赛于2008年在布鲁克林的红钩街区举办,以庆祝一个生日——这是一场低调的活动,没有多少车手和观众。今天它发展成了一个真正的成熟系统,拥有预赛时间和250人的参赛人数限制。这并不是UCI认证赛事,更注重纯粹的速度而不是耐力。它吸引哪些喜欢野猫赛风格公路赛的车手,拥有回头弯并且需要真正的控车技术才有可能胜出。让车手和观众都很喜欢的能量是纯粹街道——让艺术家们表演的完美环境。

Specialized服装和技术涂装设计师McKenzie Sampson一直喜欢布鲁克林街头流派的艺术风格。在接这个项目的适合他结合自己的风格与涂鸦,并且混入了车手们在比赛中常常经历的感受:“要么拼要么摔”,在拼搏中让身体挤向前方。

车架、鞋、头盔和紧身衣——一套黑白涂装,另一套则反过来——拥有一堆的图标和图纸,就像直接从Sampson的速绘本上扯下来的。车和头盔的涂装直接手绘,这些是真正的孤品。

车和装备会在红钩赛系列中由Aldo Ilesic(Astellas Pro Cycling)和Colin Strickland(Elbowz Racing)来展示。在红钩赛系列的第一站,2016年8月30日红钩赛布鲁克林9当中留意McKenzie的作品。

我们当然需要非常努力来做出足够酷并且能够与常人相联系的东西。这需要大量的研究和大量的时间来构建图案、灵感以及代表性的事物。我觉得这作品就像是我的一部分。

McKenzie Sampson